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三元空間致人工智能走向2.0

數字經濟是全球經濟增長日益重要的驅動力,人工智能是贏得全球科技競爭主動權的重要戰略抓手。

數據顯示,中國數字經濟GDP占比僅30%,位列世界第七位,增長空間巨大。同時,我國數字經濟對工業滲透率更低,僅為17%。2018年,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達到686億元,人工智能研究水平居世界第二位,僅次于美國。但我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基礎薄弱,企業整體水平與美國相比還有差距。

“人工智能需要充分釋放潛力”。在近日召開的人工智能2.0及數字經濟大講堂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教授潘云鶴說。

2015年,中國工程院作出判斷,認為人工智能正在走向2.0階段。“社會新需求爆發、信息環境巨變、AI的基礎和目標巨變是三大主要原因。”潘云鶴說,從前,計算機只是模擬人的行為,現在要解決智能城市、交通、醫療、游戲等問題,系統的運行更為重要。針對當下超級計算、互聯網、云計算等,潘云鶴認為人工智能也要適應新的技術環境。現在,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意識到,機器的智能和人的智能是有區別的,這兩者各有所長,最好的辦法是將它們聯成一體,自如運用,構成一個比人和機器更聰明的智能體來為人服務,這應該是人工智能發展的新目標。

2017年7月,中國發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了人工智能2.0的未來發展方向:大數據智能、群體智能、跨媒體智能、人機混合增強智能系統、自主智能系統,其中除群體智能外的5項內容均是由中國首次提出的。同時,AI2.0已顯示出大量新特征。比如,alphago不僅儲存人類棋譜,可以自己和自己下棋,而且創造自己的棋譜。“這種大數據上的深度學習和自我博弈進化技術如果應用到實際中,人們就可以不斷進行自我演練,儲存經驗,在實際操作中選取一個最為接近的經驗進行借鑒。”潘云鶴表示。

此外,信息的膨脹和信息力量的迅速壯大最終形成了信息空間,世界從二元空間(人類社會空間、物理空間)進入三元空間(人類社會空間、物理空間、信息空間),這是AI走向2.0的根本原因。“手機即使關機,也可以探測到所在位置。然而,這些信息不是人主動發出的,表明信息已經開始互聯并繞過人類。”潘云鶴舉例稱,研究一個小鎮的發展,過去只能到當地進行社會調查,現在只靠信息聯通就可以完成。通過信息空間改造物理空間的情況也將大量出現,如無人碼頭、無人工廠。

潘云鶴重點講解了大數據智能的應用。以大渡河水電的智能企業為例,通過對企業提前3個月進行智能診斷,2016年3月診斷出某機組冷卻水重大隱患,進行了及時處理,避免了重大事故。在縮短檢修時間的同時,節約了檢修費用。在流域庫壩及邊壩安裝4萬個監測點,感知位移與變形,2016年4月提前4小時預測了大規模滑坡災害。此外,我們常見的路口用來實時采集、監測、分析、預判公路交通運行狀態的攝像頭,能夠輔助相關部門業務人員及時發現并處置公路突發事件,減少巡查的人力投入,實現公路運行可視化、管理智能化。這不僅是大數據智能應用的有力體現,也將為我們預測環境和事件的能力帶來改變。

大數據智能應用中智能畫像尤為重要。如何從接收到的海量數據信息中快速、精準地找到目標對象,連接、分析各類數據信息,挖掘其中隱含的業務價值,滿足為客戶提供差異化、個性化、定制化服務的商業需求并為其制定有針對性的服務策略和內容是大數據智能服務鏈條中的重要一環。“阿里和京東的購物畫像,騰訊的游戲畫像使得對人類社會的研究出現新的景象。”潘云鶴說,人口普查工作也可運用大數據智能,不僅將大大降低工作量,人口數據也會更加豐富,未來甚至可以為每個人進行畫像。

工業智能化時代的另一個重要特點是創造平臺,就是常見的App。目前,語音打車、叫外賣等平臺應用軟件已超過1萬種,由此催生了眾多智能商業。在智能的理論與基礎技術上,進行技術研究、應用開發、產品開發,最后轉向開放平臺,這似乎是一個必然的過程。但潘云鶴院士提醒道,技術和商業模式同樣重要,需要兩手抓。亞馬遜在別人做技術研究的時候,研究做產品(智能音響)并大賣。等到別人做產品的時候,亞馬遜轉去開發應用軟件,憑借的不是最高級別的技術而是戰略眼光。

方興未艾的時代,智能應用系統、社會治理智能化等領域存在巨大潛力,將深刻影響企業、社會和人們生活。“人工智能具有頭雁效應,誰能掌握它,誰就能脫穎而出,進而獲得巨大的競爭優勢。”潘云鶴這樣評價。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038免费一肖中特